游久守望先锋专区

点击将页面收藏到桌面

您现在的位置:守望先锋 >> 新闻资讯 >> 外服资讯

守望先锋联赛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2018-09-29 作者:守望先锋联赛 来源:今日头条

导读一支顶尖的电子竞技战队,需要将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选手聚集在一起,凝成一道强大的力量。在《守望先锋联赛》,费城融合队正在实践这一点。 ..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一支顶尖的电子竞技战队,需要将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选手聚集在一起,凝成一道强大的力量。在《守望先锋联赛》,费城融合队正在实践这一点。

作为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费城的移民传统和民族融合,也深深浸润在这座城市之中。

费城融合队的母公司Comcast Spectacor将专业和成熟的体育传统带入了电子竞技世界。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任何的职业竞技比赛都拥有超越国家和地域界限的伟大本质,这是体育竞技的激情与魅力的来源,让原本互不相识的人们穿上同一种颜色的队服,为他们倾心的队伍与城市集结成一片海洋,也是《守望先锋联赛》所拥有的一种天性,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职业选手同台竞技,也让彼此陌生甚至语言不通的他们能够成为并肩作战的队友,代表一座底蕴深厚的都市而战。在联赛中,有不少战队坚定着本土信念或者队伍的纯血统,有着凝聚力极强的“国家队”般的阵容,但也有一些队伍克服了国籍和语言的束缚,走向了“融合之道”。

一支12人联军,9个国家的“多国部队”以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大都会之一的费城为名,踏进了《守望先锋联赛》的战场。在“融合”这一理念的指引下,来自以色列、韩国、加拿大、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国的顶尖《守望先锋》选手组成了这一支费城融合队。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费城融合队总教练Yann “Kirby” Luu曾说:“《守望先锋联赛》的水平非常高,所以我们认为最好组建一支由最强的选手所组成的战队。我们的战队名也和我们建立战队的理念相契合。”费城融合队的人员选择也在第一赛季目前的比赛中证明了他们的价值,其中有数名选手表现亮眼。

比如来自俄罗斯的选手Georgii “ShaDowBurn” Gushcha。他被认为是世界级源氏选手之一,并且在2016年和2017年的《守望先锋世界杯》代表他的国家出战。ShaDowBurn和来自韩国的Jae-hyeok “Carpe” Lee作为DPS的双核,在常规赛的第1阶段扛起了费城融合队的进攻端。而在第2阶段,18岁的以色列新秀Josh“Eqo” Corona则举起了费城融合队的第2把金色龙刃,在新的阶段赛中给了所有观众耳目一新的印象。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辅助位上,Isaac “Boombox” Charles是世界级的禅雅塔选手之一,他在2017年的《守望先锋》世界杯上作为英国队的一员,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西班牙的老将Alberto “neptuNo”González选手代表西班牙出战了2017年的《守望先锋世界杯》,而‘Joe“Joemeister”Gramano是队里的第三位支援,他是上一届《守望先锋世界杯》亚军队伍——加拿大队的一员。

另外,凭借出神入化的空投机甲技巧,法国选手Gael “Poko” Gouzerch以“D.Va之神”的名号享誉联赛,也引领了一个属于D.Va核爆的潮流,他曾经所属的俱乐部GamersOrigin也是法国电竞最重要的势力之一。

作为一支“多国部队”,势必要克服诸多障碍和困难,费城融合队就曾因为队员的签证问题而错过了《守望先锋联赛》的季前赛。但这支队伍始终相信,如此多样的阵容不是为了保级,也不是任何一种保守的防御姿态,而是发挥出国际化阵容最大的灵活性和化学反应,除了胜利以外,别无其它目的。待到费城融合队在常规赛开赛周的惊艳开场之后,我们才终于见识到了这支队伍的奥秘所在。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独立宣言》和《合众国宪法》在费城诞生。打开美国历史,费城始终与往昔荣光和国土之厚重有着至深的关联。在美国移民潮爆炸的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费城以及其周边地区的人口结构呈现出魔幻般的变调,大英帝国在北美的殖民狂热衰退下去,而来自爱尔兰、意大利、德国等欧洲诸国的移民却纷纷涌入这座城市。南北战争之后,费城成为南方黑人大移民浪潮的终点之一,而波多黎各等拉美裔移民也塑造出了费城的拉丁风情。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这些文化、信仰和生活方式各异的民族不仅为费城带去了人口的兴盛和社会结构的调整,也为这座城市创造了一整个时代的财富。从古老的工厂、运河、教堂、手工作坊的遗迹上求索,历史的迷雾总在透露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

比如萧条或政治动荡年代的奔逃与庇护,那些从苦寒之地赶来费城寻找亲友、族眷的失业家庭能够在这里找到一份工作,波兰的皮革匠人、爱尔兰的蕾丝编织工、波多黎各的雪茄工人也能发现他们事业的余温犹存;比如社区形成聚落,聚落形成家族的街角往事,银行、面包房、杂货店、餐厅、公路与水路服务面向特定的移民种群,同时也使得整座城市的社区日渐喧嚣;又比如艺术的寻根,黑人画家Dox Thrash(1893 – 1965)黑色的铅笔画中,生活在费城的非裔美国人有着坚毅隐忍的面庞……很长时间以来,这些故事都不曾被史书记载,但他们就发生在这里,发生在意大利人的天主教堂、中国餐馆和犹太人的诗篇中。

“费城之父”威廉·潘恩(William Penn)的铜像如今从费城市政厅的塔楼顶端远眺这座从他的梦想中拔地而起的城市,他的信仰之梦让费城最初建立在忍耐、和平、虔诚等贵格派理想之上,费城因此得名“贵格之城”、“兄弟友爱之城”。但数个世纪过去了,贵格信仰早已独木难支,先不论意大利人和拉美移民将天主教带入这片原属于清教徒之地,本杰明·富兰克林等美国国父的资本主义、科学信念和民权理想也像回忆一样在这里萦绕不休。

千百种“美国梦”让费城越来越喧闹,古老的城市也许不再像纽约之类的摩登大都会一样永远年轻,费城人也曾自嘲“费城不像费城人说的那么糟”(Philadelphia isn’t as bad as Philadelphians say it is)。这里人来人往,所有的时代、梦想、青春都像水和流光一样,溢满城市的街道。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1970年费城某高速公路外的城市宣传牌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威廉·潘恩的信仰与梦想让费城从湿润的特拉华河谷中升起,而升起费城的体育之梦的人,当属已故去近两年的传奇体育人艾德·施耐德(Ed Snider)。他的铜像如今矗立在富国银行中心球馆的面前,其昂首遥望的神姿,凝固着属于这座球馆和费城飞人队的回忆,也凝固了费城近半个世纪的竞技之梦。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年轻的艾德·施耐德在费城飞人队的比赛现场

今天的费城,费城老鹰队夺下他们的首座文斯·隆巴迪杯的引发的奇迹和狂热恐怕还远没有到消散的时候。冠军对于费城人来说似乎等得有点久了,久到艾德·施耐德没能见证老鹰队的第一个“超级碗”冠军。但在艾德·施耐德珍藏的荣耀回忆并没有随着棺椁的下葬而深埋地下,他创建的费城飞人队如今仍然是NHL少有人能够撼动的雄师。

1967年,随着NHL的大扩张,费城飞人队在费城原本的冰球队“贵格队”的基础上重建而生,橙黑相间的队服配色拉开华丽序幕,伴随着的还有他们引以为傲的开场曲目《天佑美利坚》,历史开始发生。他们的狂热野性传染整个NHL,艾德·施耐德一手引进了联盟的传奇“执行者”Dave Schultz(Enforcer,是冰球中专门负责打架的非正式球队角色,由于NHL历来默认并推崇打架,这类球员因此往往很受欢迎),横扫NHL大扩张年代初期的赛场。1974年和1975年两座史丹利杯的荣耀,至今没有褪色。

OWL城市传奇:费城,融合之都

加拿大人Dave Schultz,绰号“The Hammer”

费城飞人队的主场富国银行中心球馆在艾德·施耐德的主持下兴建起来。后来,他创建了如今北美最重要的体育公司之一的Comcast Spectacor,将包括费城飞人队在内的体育图景固定在一块成熟坚实的版图上。如今,这块版图上最新的风采来自于电子竞技,来自《守望先锋联赛》的费城代表队费城融合队。沿袭了飞人队橙黑的队服主色,他们的logo以一颗带电粒子象征速度、动力和创造力,将一个个不同的个体“融合”成一个新的整体。这支队员来自不同国家的战队并没有因为语言等诸多障碍而步履缓慢,他们深谙费城的历史厚土和飞扬的体育梦的伟力——“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的一个相似之处,就是想要为战队留下历史传承的那股驱动力”。

费城融合队,正在《守望先锋联赛》快速地夺下属于他们的领地。

更多内容:守望监测站 | 守望先锋

  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关闭

扫描二维码关注守望监测站
好看好玩的新闻都在这里!
守望开黑群:45609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