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久守望先锋专区

点击将页面收藏到桌面

您现在的位置:守望先锋 >> 玩家经验

外媒评论:代练行为是二级联赛不发达的产物

2018-06-20 作者: 来源:MAX+

导读自2018年3月以来,三名相对高调的职业守望先锋选手受到了禁赛一年的惩罚。毫无疑问,代练是违反守望先锋服务条款的,暴雪完全有权利惩罚他们认为合适的玩家。但是惩罚的方式以及严厉程度让人不安。 ..

自2018年3月以来,三名相对高调的职业守望先锋选手受到了禁赛一年的惩罚。毫无疑问,代练是违反守望先锋服务条款的,暴雪完全有权利惩罚他们认为合适的玩家。但是惩罚的方式以及严厉程度让人不安。

你可以通过观看二级联赛来观察一个电竞游戏的健康状况。不管你接受与否,守望先锋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尽管OWL在推特上有100000+观众,但挑战者联赛只有几千。二级联赛得到金钱和支持显然是极少的。

少数合法的大组织,主要是拥有OWL队伍背后的家族或者公司。他们参与竞争,并支付给选手们薪水,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资金可以周转的。而在OWL之前,情况要糟糕得多,因为比赛非常稀少,所以那些公司不按时支付工资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如果他们有工资可以支付的话。

这是一份没有稳定收入、不确定要投入多少时间和精力的工作。但令人意外的是,不论是在OWL还是在挑战者联赛的选手,他们曾经都以此为生。

“因为被解雇或者工资被拖欠,有的选手会受到被驱逐的威胁。”一个搞代练生意的这样说:“我给那些积极参加比赛的选手提供了工资,这样他们就可以付房租了。甚至在他们把单子打完之前,我就给了他们钱。我们为了许诺的职业生涯投入了一切。但当我足够优秀的时候,却没有可以打的比赛了。”

绝望的职业选手在追寻职业的道路上看不到希望,只能得到很少的实际利益。而把代练作为一种维持生计,同时也可以投入游戏的事业。但暴雪官方对代练的严厉惩罚导致这些选手的职业之路愈加不明朗。

前面提到的有三名挑战者联赛的选手被禁赛一年。而犯下同样过错的OWL选手OGE只被禁赛了四场,另外一名被禁赛的SADO则是三十场,这是OWL中最长的禁赛时间。

有些人认为造成惩罚的差异是因为OWL涉及投资者,队伍老板,这是暴雪的主要盈利来源;而采用这种态度体现了暴雪忘记了二级联赛才是联盟血脉。

在过去的两三年中,这些高水平有奉献精神的选手,来到了OWL,成为新鲜血液。在过去两年电竞的发展很迅猛,那些高水平的玩家能得到相应的机会。虽然守望先锋是个很好的舞台,但它的惩罚、不稳定的二级联赛让守望先锋的职业之路变成一个前景渺茫,收入不合逻辑的事业。这无法与其他游戏竞争。

对于外部人才来说,守望先锋提供了一个破旧的排名系统;一条根本不可靠的职业之路;一个难以捉摸的繁荣机会。守望先锋是一项电竞实验,其寿命尚未得到证实,而获得成功的途径只有在二级联赛中受苦。在此当中,他们不知道路的尽头在哪里,只有依靠代练赚钱同时又不脱离游戏。如果代练有罪,百分之七十的现役选手都难逃干系。

当OGE在板凳上度过四场比赛的时候,他被告知“代练是错误且不能接受”的,但实际上大多数人想的是“在进入联盟之后不要被发现”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因为OGE加入了达拉斯,他不太可能因为代练受到任何惩罚。

简单的说,由于犯了太多错误,萌芽中的职业生涯偶尔会被扼杀。现在追求守望先锋职业生涯的风险比任何时候都要大。这个场景一直缺钱,而你无计可施。况且时间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如果你要追溯一个职业选手的一生,他有没有过代练的行为,那大多数现役职业选手都是有罪的。

lmaoHex承认自己代练,但他坚持认为在他进入挑战者系列赛之前就已经停止了这种行为。在比赛开始的前一天,他被告知自己被禁赛,这让他的队伍陷入了困境。同样Gator和Coluge也在联赛中期被禁赛了。

要想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你需要做全职一样多的工作,甚至更多的工作。守望先锋的未来取决于像Bischu一样为了梦想牺牲生计的选手。

现在是时候停止对那些曾经为了暴雪的利益而破产的选手浪漫化了。在OWL之前,联赛屈指可数,并且导致了许多俱乐部解散了他们的守望先锋分部。

严格的惩罚制度不能减少代练的行为,也不能抹杀这么多职业选手曾经的过错,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职业联赛的领域疯狂的管制代练会对二级联赛带来丑陋的、不幸的伤害。有人可能会觉得代练工作是令人厌恶的,但其实这是少数人不能不面对的现实。

更多内容:守望监测站 | 守望先锋

  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关闭

扫描二维码关注守望监测站
好看好玩的新闻都在这里!
守望开黑群:456091132